北京时间: >> 返回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新闻

质量强国:大国到强国的根本之道

质量强国:大国到强国的根本之道

 

 

2017年4月19日至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广西考察。这是4月20日上午,习近平在广西南南铝加工有限公司察看高端铝合金产品

 

“一个企业普通员工也许不掌握先进的技术,但却可以拥有熟练的技能,创造出有较高收益的高质量产品。”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程虹表示,在各种经济发展的要素中,质量是最具一般性的要素,也是各种投入要素的综合体现。“只要始终把握住质量这一根本要素,一国的经济就可以持续性地增长,一个落后的国家就可以持续不断地走在发展前列。”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这一重要论断,明确了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方向路径和主要任务,明确了建设质量强国的目标任务。

梳理中外当代史不难发现,世界主要强国崛起的因素不一,但质量是普遍性因素。例如,二战结束后,无论是实施质量推动品牌建设的德国,还是实施“质量救国”战略的日本,最终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为此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质量管理司司长黄国梁告诉本刊记者,“重视质量发展是发达国家走向强盛的一条根本途径。”

他具体解释说,质量强国中的“强国”展现的是国际视野,是与世界上发达国家横向比较,在经济社会发展质量、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等方面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进入世界前列;纵向来看,就是要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提升质量发展水平,促进我国经济迈向中高端。

促进经济迈向中高端

据有关部门统计,国家监督抽查平均合格率从1993年的70.4%提高到2016年的91.6%,提升了21个百分点;10类重点消费品2016年国家监督抽查总体合格率同比上升5.2个百分点,达到90.3%。制造业质量竞争力指数近年来增幅明显,从2001年的76.41提高到2017年6月的83.34,其中电子通讯、仪器仪表制造业等超过90,已进入较强竞争力发展阶段。

“我国产品质量工作近年来进展显著。”黄国梁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质量强国突出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是产品、工程和服务等领域的质量明显提升,质量问题得到有效治理,高附加值和优质服务供给比重大幅提高,人民对质量的需要得到很好满足;二是质量竞争力强,质量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前列,中国制造、中国服务在国际社会成为高质量的典范,拥有一批国际知名和核心竞争力强的质量品牌。进一步来看,黄国梁认为促进我国经济迈向中高端,质量是贯穿五大发展理念的重要抓手。

以质量推动创新发展,推动质量理论、制度、技术、文化的创新,为质量进步提供不竭动力和源泉。

以质量推动协调发展,大力提升中西部地区、广大农村地区质量水平,解决区域之间、城乡之间质量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推动一二三产之间以及产业内的协调发展、融合发展问题。

以质量推动绿色发展,顺应当今时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方向,夯实质量基础设施,充分运用质量技术、质量手段,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以质量推动开放发展,提高对外开放的质量和发展的内外联动性,对标国际先进标准,补齐我国质量发展短板,对接“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国优势、优质产能输出,提升“中国质量”整体形象。

以质量推动共享发展,全面提升农产品质量、消费品质量、建筑质量、城乡区域公共服务质量等,使改革发展的成果特别是质量成果惠及广大人民。

以质量创新提升全要素生产率

“我国经济发展还面临诸多短板。”黄国梁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经过40年快速发展,我国经济总量虽然稳居世界第二位,成为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大国和主要对外投资大国,500种主要工业品中有220多种产量居世界第一位,但我国资源和环境约束不断强化,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升,投资和出口增速明显放缓,主要依靠资源要素投入、规模扩张的粗放式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以资本投资效率为例研究发现,我国资本投资效率逐年降低,当前每新增1元GDP需要增加6.9元投资,投资效率明显低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全要素生产率方面,水平仅为美国的43%左右。

程虹认为,要依靠提高资源的产出效率获得发展,这种效率提高的基础就是做出同类产品中更高的质量。在我国要素投入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只要通过质量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就可以使我国的GDP总量在现有基础上提升至少一倍。“只有走质量创新型的道路才能使我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程虹表示。

从世界各国质量发展规律来看,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100多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十几个进入高收入经济体,美、德、日等国,都是在经历高速增长阶段后,实现了经济发展从量的扩张转向质的提高。

当前,为适应新一轮工业革命和产业变革,世界各国纷纷出台政策措施,大打质量发展牌,抢占竞争制高点。比如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战略,德国的“工业4.0”战略,巴西的“质量和生产力”以及印度的“印度制造”计划等,“都凸显了质量要素。”黄国梁对本刊记者表示,无论从发达国家的历史经验看,还是从产业变革的未来趋势看,质量肩负的使命从未削弱过,以质量来提升国家实力、促进民族崛起,这是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普遍规律。质量强则国家强,质量兴则民族兴。“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国和强国的根本区别就是质量。”

确立企业质量主体地位

与此同时,程虹强调,还应该看到我国仍然与质量强国的目标差距不小,在质量问题上还不能充分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居民境外消费规模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2016年已经超过1.6万亿元人民币。这暴露出我国部分产品档次偏低,有些产品特别是中高端产品质量满足不了消费需求。我国缺乏世界知名品牌和跨国企业,可以说是“制造大国、品牌弱国”。

黄国梁指出,这个挑战首先要求国家质量基础设施需进一步夯实。主要反映在计量、标准、认证认可、检验检测等质量基础设施还存在不少问题和差距。比如,我国每年有超过1/3的出口企业受到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影响,2015年达到933.8亿美元,以单方面制定的质量标准为基本特征的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已经成为我国企业出口遇到的仅次于汇率的第二大障碍。

为此,他强调从以下方面加快提高供给质量:

一是从宏观和微观两手抓质量提升。黄国梁认为,质量强国建设,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能就质量讲质量,要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去谋划落实,把质量强国建设各项目标任务融入到经济社会发展之中。根据十九大报告中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总体目标,研究编制新时代实施质量强国战略纲要,明确新时期质量发展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完善质量发展促进举措,强化中长期战略安排。

二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程虹建议,实施满足国家基本标准,又更能体现差异化高水平标准的产品标注制度。企业所标注的高于政府基础标准的高水平标准,应该主要得到市场、行业和社会所认可的标准,只有这些被社会所认可的标准,才能在产品标识上得到标注。由此形成较为充分的质量与价格挂钩的优胜劣汰市场竞争机制,真正确立企业的质量主体地位。促使企业有内在动力去做好质量,真正对自己所生产的产品质量负责。“当每一个企业乃至每一个个体都有这样的激励时,整个社会生产效率就可以大大提高。”

来源:《瞭望》)


版权所有: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东路9号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邮编:100088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365号